人為什麼會生病?

為什麼會罹患癌症or各式各樣的慢性病?

這只是罹病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它部份將在課程中揭曉


.而且非常詳盡,包括癌症&各式各樣的慢性病,一般你在FB、部落格公開傳閱的文篇是看不到這些絕密的「活命」文獻的(因為這是一個全方位的課程,省去你到處去摸索、詢問、碰壁,在這裡你可以獲得你真正想要的訙息);而且,這些絕密的「活命」文獻、訊息真是瞬息萬變,因為,科學與醫學的研究與發展真是日新月異,導致這些個絕密的「活命」文獻、訊息快速急劇的變動,昨天對的,今天也許已經不對了,而且徹徹底底的改變了幾十年來的習慣性思維;如,幾十年來,我們都認為牛奶是補鈣的,對人類的健康是有正面性的好處的,但是科學與醫學的不斷更新、研究,至今已完全證實,過去我們的想法實在是大錯特錯了。牛奶將人類送進癌症的墳墓!!!請點這裡

只是改善飲食&運動+醫藥,還是無法獲得全面性的健康的



但是,不只是欠缺食物或運動才會讓你生病,只是改善飲食&運動+醫藥還是無法獲得全面性的健康的,因為,有的疾病是身+心+靈多層次的失控,以上的食物&運動+醫藥都只作用在「身」的部份,並沒有對心&靈作有作為的健康喔。

心&靈的健康也漸漸的被科學揭開了面紗,至今也完全的被科學認同了,甚至有的學科都成為心靈修練的顯學。

底下所闡述的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也只能是冰山之一角喔!還有很多「活命」&「健康」的絕密只有「下定決心者」才看的到的。

慣性反應(也叫強迫性思考)



別讓慣性反應控制你!

《波士頓環球報》上的一則新聞說明了在壓力反應下所能產生的巨大能量,內容如下:

住在密西根州南門市的艾爾諾.里蒙瑞德今年五十六歲,六年前他罹患心臟病因此無法提重物。這星期當他看到五歲男童飛利浦.塔斯被卡在遊樂場附近的鐵製大水管下面時,他毫不猶豫地提起水管,救了男童一命。他提起水管時,心想這水管重量大約是三百到四百磅吧,但那其實重達一千五百磅,幾乎是一噸。之後,里蒙瑞德、他的兒子們連同多位警察和記者通力合作,都無法再提起大水管了。

此新聞一方面呈現生命在受到威脅的緊急情況下,戰或逃的直覺反應可以激起多大的能量;另一方面也呈現出在這種情況下,思考會暫時停止。這可真是幸運,假如里蒙瑞德在第一時間思索水管的重量或自己的心臟狀況,他大概就提不起來了。生命面臨威脅且必須採取行動的當下,里蒙瑞德的「過度警覺」系統立即啟動,使其思考短暫關閉,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思議的力量」以及純粹、複雜卻美好的「直覺反應」,這實在比思考快多了。不過一旦立即性的威脅解除,即便在許多人的幫忙下,他也無法再做出那般英勇的事蹟了。

可以想見動物在面對險不可測的環境時,這種天生的戰或逃反應有多重要。對人類也是如此,在生命面臨威脅時,戰或逃反應有助於讓我們存活。這樣的反應並非沒頭沒腦,它涉及高度明智理性的能力,帶領我們衝破威脅生命的困境。如果沒有這種能力,人類是不可能存活下來的。但是,如果我們不知如何掌握與調節這樣的能力,或者在沒有實際、立即、緊急的生命威脅時也濫用這樣的能力,麻煩就大了。因為漸漸地,它就會開始控制我們。

辨識與調節各種壓力反應,其實是多麼輕易的可以學好.........

辨識與調節各種壓力反應,以《本課程傳授的技巧.包含舉世公認最有效的減壓課程技巧》回應來面對生活。

生活於現代社會,我們不會在上班途中遇到獅子、老虎或其他威脅,因此每天的生活大多不會那麼生死交關。然而,當我們心裡感受到威脅、目標受阻、安全感受挫、感到失控,甚至只是開車在高速公路上、進公司時發現有些突發狀況必須處理,很容易就觸動戰或逃的機制。我們的心智依舊採用那種「生命遭受脅迫」的態度,來感知與看待這許多事件,如此一來,「每一個壓力情境」就成為一個「威脅」,關鍵.重點即便還存在著無數妥善處理的可能,我們卻完全漠視。

關鍵.重點在生命沒有遭受威脅的情況下,我們的戰或逃機制「依然沒有關閉」,它們「長期開著」。如前所述,當它們開著時,我們的生理與心理狀態是會改變的。於是,我們一直處於「備戰狀態」,其影響甚至「深及基因中的染色體」,例如糖皮質激素(glussrtisid)而使我們長期對於壓力源過於敏感。此外若不斷受到剌激,基因也會產生促進發炎的細胞因子,這種細胞因子「會引發許多發炎性的疾病」。如我們曾經看過的,長期「過度警覺」也會使端粒縮短,以至於在細胞層次就加速老化。

其實所有這些都是可避免的,關鍵.重點假如我們能夠「學習去辨識與調節各種壓力反應」,以一種較具正確的回應方式去面對生活。我們不需要「篤信」自己的各種想法或情緒,迎面而來的各種情境或挑戰也未必都是針對自己,在《課程中》我們將會看到,單純地發現這些,即可讓我們在回應問題時有更好的轉圜空間,也可以為我們帶來偌大的自由與解放。



動物在遇到可能會把自己當午餐吃掉的其他物種時,會立即啟動戰或逃的直覺反應機制。但話又說回來,動物在自己的族群內也會啟動此機制,例如當牠們要在團體中爭奪社群地位時。此時,雙方會激烈互鬥直到有一方屈服稱臣或逃離走避,屈服的那方會「知道自己的位置」。於是,戰或逃的反應機制止息,體內「過度警覺」的生化反應亦隨之風平浪靜。

人類在面臨各種社群壓力或衝突時,可以選擇的因應方法比動物多很多。但我們經常還是陷落,卡在與動物相同的模式裡,不是戰鬥或落跑,就是嚇呆了完全動彈不得或變得麻木不仁。在若干情境下,我們的行為跟動物其實差不了多少,但動物很少會因為衝突而殺掉同類,人類卻會。

很多的壓力來自於我們感受到威脅(不論是真實的或想像出來的,關鍵.重點實際上,很多都只是想像),而且所威脅的是我們的社會地位並非生命。即便沒有生命遭受脅迫的真實情境出現,單純地感覺到受威脅,就足以讓戰或逃的反應機制瞬間到位。

關鍵.重點如此「自動化」且迅速的「直覺反應」,在社會生活的脈絡下經常會為我們製造許多麻煩,而未必讓我們有更多精力去解決問題。任何事情只要我們感覺威脅到自身利益,或多或少都會啟動這種反應機制,例如威脅到我們的社會地位、自我意識、強烈認同的信念或信仰、想控制某些事情的欲望、希望某些事情依照某種方式進行的渴求等等。一旦覺得受到威脅,交感神經便立刻開火,不論喜不喜歡,我們都已經掉入「過度警覺」或「戰或逃」的狀態了。

從壓力的直覺慣性反應中重獲自由——覺察

關鍵.重點不幸的是,「過度警覺」可以成為一種長期固定的生活方式。很多參與減壓課程者,剛開始時都會描述自己的生活幾乎總是充滿了緊張與焦慮。他們長期受肌肉緊繃之苦,緊繃出現於肩膀、面頰、額頭、下巴與雙手。在長期過度警覺的情況下,心跳通常也較快,其他現象如頭暈而感覺搖晃、胃部翻騰、心臟怦怦跳或心悸、流手汗等。渴望脫逃的呈現方式很可能是經常性的生氣、辯論或爭吵(不論是在公司、團體或家庭)。

這些是面臨日常生活壓力情境時的共同反應,而不只是生命受到威脅才會如此。當我們的身體與心理感知到威脅或危險,這些反應就會自動出現。畢竟戰或逃的反應能力是人類本能的一部分,即便我們已經不常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肉食性的掠奪者。然而,此反應機制若長期處於失控狀態,就會造成許多嚴重後果,生理的、心理的、社會的,甚至是聰明才智。關鍵.重點因此,如果我們不希望一輩子受這種壓力反應模式的控制,希望免除被此模式控制所帶來的沉重負荷,覺察自己對壓力的反應,觀察自己的反應機制多麼容易被引爆,真的非常重要。



尤其在你感覺第一個衝動就是想要逃跑、採取逃避行為、激起攻擊與戰鬥欲望或讓自己變成呆若木雞時,關鍵.重點「覺察」幫助你學習從壓力的直覺慣性反應中重獲自由。畢竟這些直覺慣性反應實在不適合讓你一早帶進公司,或是在一天疲憊辛苦的工作後把它們帶回家裡,這對你或其他人都是不健康的,更何況它們完全不符合你的最佳利益。

你總是壓抑情緖、假裝沒事?別讓「毒性」模式入侵你的生活!

到此,也許是提出這問題的時刻了:關鍵.重點「在面對戰或逃機制已經就定位的情境下,但出於社會考量或效益評估而無法真的做出戰或逃的反應時,我們可以怎麼辦?」因為此時我們仍然感到被威脅、受傷、害怕、憤怒、怨恨,仍然擁有準備好要攻擊或脫逃的壓力賀爾蒙與神經傳導物質,我們的血壓繼續升高、肌肉繼續緊繃、胃繼續翻騰。

在社會脈絡下,我們處理這些壓力反應常用的方式,就是極盡所能地壓抑它們,為它們築起城牆,假裝沒事,努力在別人面前甚至在自己面前隱藏這些感覺。我們唯一想到能塞藏這些壓力反應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內心深處。於是,我們將之內化,盡可能地抑制任何可能外顯的徵兆(雖然明眼人看得出來也感覺得到),然後試著若無其事地繼續其他事情,把一切不爽都往肚裡吞。可以想見這樣的做法毒性有多強,特別是如果這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模式的話。

實際情況其實比這模式所闡述的還要複雜.......

遇到高壓情境時,戰鬥或逃跑有個好處就是可以把你搞得筋疲力竭,因此一旦結束後你就會休息。你的血壓與心跳會恢復正常,血流速度會調整回來,肌肉會放鬆,高漲的想法與情緒會冷卻下來,你重獲全面的復原,此復原深及生物層次與染色體層次,相關的基因可以開啟,也可以關閉(我們的課程都已是深入身心靈細胞層次的健康)。

關鍵.重點然而,當你把所有這些壓力反應都往內壓時,就不會有戰鬥逃跑後的復原,因為沒有達到巔峰,所以沒有身體上的放鬆與後續的恢復。於是,你的身體便一直保持在激發狀態,不論是壓力賀爾蒙(將對你的身體造成很大的破壞)或是依然激動的情緒和想法,它們都沒有退卻,而且甚至導致若干大腦迴路的失調。

日復一日,我們面對各式各樣的情境,其中許多會大量消耗我們的資源能量。假如每一次遇到不舒服的情境,我們自動化的反應都是或大或小的戰或逃,但大部分時候我們又壓抑該反應的外顯表現,進而把所有負面能量一股腦地吸納進來,當一天結束時,我們就會發現自己不可思議地緊繃與疲憊。假如這樣的反應模式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又沒有健康的因應之道以放鬆內在的緊繃,過了數週、數月或數年後,我們會進入一種慢性卻長期的「過度警覺」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很少獲得歇息,甚至慢慢會告訴自己這是「正常的」。關鍵.重點我們使超量的身體適應負荷常態化,許多時候甚至不知它們的存在,我們沒有任何足以信賴且具系統性的解決方法,讓我們在面對壓力時可以用得上。這確實會導致不必要的身心損耗。

關鍵.重點堆積如山的研究證據顯示,交感神經系統若長期處於剌激狀態,會導致長期的生理失調並引發各種問題:如高血壓、心律不整、消化問題、發炎、慢性頭痛、背痛、睡眠障礙,或是心理上的痛苦如慢性焦慮、憂鬱或兩者兼具。當然,具備任何一項都會帶來更多壓力,成為惡化問題的額外壓力源。我們可以在《課程中詳盡的圖解》中看到,這些就是長期過度警覺反過來對人產生的影響。

在減壓課程中,我們看到很多如此生活的人。人們之所以來找我們是因為他們受夠了,實在受夠了,終於決定必須學些更好的方法來處理他們的問題。時至今日,許多人來上課是因為他們在報章雜誌、電視或網路看到關於正念或靜觀的報導及科學研究。在第一堂課,有時候我們會邀請成員描述一下他們最放鬆的狀態是什麼樣子,許多人這麼說:「我已經不記得了,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或是「我不認為我曾經感到放鬆過」,此立即與《課程中詳盡的圖解》「過度警覺」症狀相呼應,因此許多人會說:「這張圖根本就是在講我嘛!」



每個人都有各式各樣因應生活壓力的方法。有些人在極端高壓下依然有卓越的應對之道,他們發展出自己的壓力因應策略,也知道何時需要停下來休息一下,他們規律地運動、靜坐或做氣功,與好友分享自己的事情,有許多習慣和興趣可以讓自己的身心獲得喘息。他們會給自己一些忠告,提醒自己從不同的面向看待事情又不失真,這些人擁有良好的壓力耐受力。

然而,許多人因應壓力的方法卻是無效的或只是讓事情變得更糟,例如《課程中詳盡的圖解》所顯示的「適應不良的因應方法」。這些方法也許可收一時之效,讓我們覺得有掌控感,但長期而言都是不健康的,因為它們會導致更多壓力,增加更多困難而使自己更受苦。

關鍵.重點最常見的不良因應方式,就是完全否認有任何問題。「誰、我、緊繃?我哪有啊!」否認者會這麼說,即便他臉部緊繃的肌肉與未處理的情緒,已經透過身體語言流露出他的真實狀況。對有些人而言,單純只是靠近自己、承認自己身上帶了許多盔甲,或者承認自己內心感到受傷與憤怒,就要花上好長一段時間。如果自己都不承認有壓力,要釋放壓力就很困難了。若被人質疑自己的這種否認模式,或是不願意面對生活中的某些面向,種種強烈情緒便會被挑起,例如生氣或憤慨。這些確實都是拒絕觀照更深層自我的徵兆。因此,如果你真心想要找一個新方法來面對人生,這些拒絕的徵兆相當值得注意,它們可以成為你的朋友與盟友,如果你願意轉向好好面對它們、給它們一些空間、歡迎它們進入覺察、仁慈與對自我慈悲的領域中。你可以溫和刻意地實驗對它們好一點或友善些,這沒有你想像中的難。

話又說回來,否認也未必永遠都是適應不良的因應方式,有時它確實是短暫有效的策略,例如該問題並不嚴重,你可能持續否認它,直到你真的必須好好面對並找出更好的處理方式。另一種也頗令人心碎的情況是,在一個充滿傷害的環境下,「否認」是唯一足以讓自己活下來的方式,例如受虐兒童、活在死亡威脅下的孩童、一旦洩露什麼就會面臨恐怖後果的孩童。在減壓課程中,我們見過有類似經驗的學員,他們在孩童時期完全沒有其他選擇,尤其如果傷害者是父親或母親或任何一位他們應該愛的人(即便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通常還是愛對方的)。如同我們在課程中看到梅心的痛苦經驗(儘量用國外名稱),在她兒時所生活的狂亂世界中,否認使她得以維持精神正常。關鍵.重點然而,否認早晚會失靈,必須想出其他方法。即便否認也許曾經是最好的方法,最終都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這也是何以創傷健康師如此重要,以正念為基礎的方法如此重要。有愈來愈多動物或人的研究顯示,小時候若生活在充滿壓力與創傷的環境下,長大成人後,在面對壓力情境時會更無招架之力,更容易受傷亦更容易被責難。在輕微壓力下他們還能應付自如,但在高壓下就容易崩潰了,除非他們能學會調和身心的策略,例如學習正念,讓他們可以有意識地調節情緒、想法和身體狀態。

關鍵.重點迴避面對真正的問題,是不健康的因應方式

日常生活中,除了否認壓力的存在,假裝一切都沒事之外,還有其他不健康的方式來控制與調解壓力。這些方式不健康是因為它們迴避面對真正的問題,其中之一是沉湎於工作。舉例來說,如果你對家庭生活感到很有壓力也不滿意,工作,可以成為不回家的完美藉口。尤其假如工作為你帶來很大的樂趣、同事給你正面回饋、工作時你覺得可以操之在我,你擁有權力和地位,感覺自己頗有生產力與創造力,你就更容易埋首於工作了。這是令人陶醉的,也是容易上癮的,如同酒精一般。如果你因為需要工作而不在家,這是社會可接受的託辭,畢竟事情確實總是做不完。有些人用工作來解愁,多數人則是無意識地過度投入工作,因為在內心深處他們不想去面對生活的其他面向,卻又必須努力維持一種健康的平衡。亞莉.霍奇斯柴德(Arlie Hochschild )的書《時間的綑綁:當工作與家庭生活水乳交融時》(The Time Bind.. When Work Bsomes Home and Home Becomes work)詳細闡述此不良的因應模式。

關鍵.重點用工作來填滿時間是一種自我毀滅的迴避行為,你東奔西跑地做各種好事情,理由正當地不用面對自己的問題,你的生活充斥了各種承諾與義務,你完全找不出時間給自己。雖然忙得不得了,你可能並不真的清楚自己正在做的事情。這種活動過多的現象,有時可以滿足控制感與意義感的渴望,但也可能剛好相反,因為你所有休息、反思、無為的機會都消弭殆盡了。

此外,在感到有壓力與不舒服時,我們也很喜歡向外追求快速解藥。當我們不喜歡當下的感覺或只想讓自己覺得「更有趣些」,關鍵.重點一個相當受歡迎的方法就是使用化學製品來改變我們的身心狀態,以因應生活中的壓力與痛苦,例如酒精、尼古丁、咖啡因、糖,以及各式各樣的成藥或處方藥。之所以會走上這條路,通常是因為我們在低落時太渴望有所不同,而我們又有很多低落的時刻。在普遍社會引人注目的藥物依賴(台灣也是一樣的),不正反映出每一個人的痛苦,證明我們多麼渴望內在的祥和。

這般低落的時刻或心境也是憂鬱性反芻思維模式的根源,對某些人而言若未妥善處理,就會引爆重鬱症復發的思緒。這是有毒性、相當不正確且向下沉倫的思維模式,尤其是對年輕時即有憂鬱現象卻未完全處理好的人。此即正念認知健康的研究領域。

很多人認為如果沒有來一杯(或兩三杯)咖啡,大概撐不過早上或一整天。喝咖啡成為自我照顧的方式,暫時停歇一下,與他人或與自己連結。喝咖啡有其美感及內在邏輯,在面對各種要求時,以溫和的方式有效地讓自己緩和下來。這種日常的生活儀式,可以帶來一種暫停的感覺;相同的目的,有些人採用香菸。也許未必有意識,但許多人在深感壓力與焦慮時會點上一根菸。曾經有很多年,某家菸草公司的廣告如此宣傳「讓你重獲鮮活的暫停」。點根菸,深吸一口氣,一切都停頓下來,即便只是片刻的平靜、滿足與放鬆,然後再繼續手邊的事情,直到下一個壓力時刻。面對壓力和情緒苦痛的另一種常見化學製品,就是酒精。它可以讓肌肉放鬆,暫時逃離問題的沉重負荷,喝一杯,生活似乎更容易過得去。很多人只有在喝酒後覺得樂觀、有希望、有自信、喜歡交際。一起喝酒的伴通常比較好相處,這也強化你對喝酒的觀點,認為喝酒可以有掌控感、是正常且很好的事情。這也許是真的,如果是在一種溫和合宜的情境,而非落入一種習慣性的自我毀滅。

同樣地,食物也被用來因應壓力與情緒困擾,幾乎就像服藥一樣。很多人一感到焦慮或憂鬱就會吃東西,食物成為度過痛苦時刻的支撐與後續的獎賞。如果你感到空虛,想加以填補是再自然不過了,而吃東西就是捷徑,至少表面上你也填補了自己。雖然此動作長期而言未能真的讓人感到舒服,但我們還是持續這麼做。以食物來滿足自己可能會變成頑強的上癮,因為關鍵.重點實驗證實剌激大腦的酬償中樞會釋放類似鴉片的神經傳導物質,此物質可以抑制下視丘腦下垂體若干會觸發壓力慣性反應的賀爾蒙,使我們感到自在、舒服與美好。問題是能帶來這種紓壓感的食物都是高脂肪與高糖分,所以它們被稱為「慰藉食物」(comfort foods)。於是當我們感到低落或有壓力時,最吸引我們的都是這類食物。一旦上癮之後就很難斷,畢竟它們可以短暫地帶來壓力減輕的感覺,很容易會想要多吃一點,然後不知不覺就真的會吃太多,即便自己已經有意識這樣的模式很容易吃太多。要改變這項長期習慣需要有堅強的決心與對應策略,學習本課程就是一個完全的解決之道。

此外,人們也很習慣用藥物來調節情緒狀態。在美國,減緩疼痛的藥品維可丁(visdan)與鎮定劑都是醫院最常開的處方藥,卻也是最被濫用的藥物。在英國,有一種公認的流行病,就是大量使用醫師所開立的鎮定劑,這種藥的副作用會嚴重削弱體力而且容易成癮,因此使用後便很難減藥。鎮定類藥物如煩寧(valium)35與贊安諾(Xanax)更是經常開給女性長期服用。這所傳遞的訊息是;假如你感到不舒服、有睡眠障礙、覺得焦慮、老是對孩子吼叫、在家裡或上班地點總是被一點小事就弄得很抓狂,服用一顆吧!你就可以回到過去的自己,讓事情獲得控制,尖尖角角不再存在。在醫健康系統中,使用藥物來調節第一線的不舒服是很普遍的,例如焦慮、憂鬱及各種壓力症狀等。藥物確實相當方便有效,至少會有效一段時間, 因此為何不使用藥物呢?為何不給人們一個便捷有效的方法來獲得掌控感呢?

這樣的用藥觀點在醫界大部分是毫無爭議的,也是行醫每曰未言明的工作架構。醫師不斷地被醫學期刊上的藥品廣告與藥商業務轟炸,藥商總是免費送上最新開發的藥品樣本讓醫師給病人試用,或是致贈免費的筆記本、咖啡杯、月曆、筆等,上面一定有各種藥名,藥商會確保藥品的能見度很高。

藥品本身並沒什麼問題,如我們所知,在醫學領域中,藥品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問題在於藥品的強勢廣告與行銷策略所創造出來的氛圍,無形中大幅左右了醫師的用藥態度,以至於他們在面對問題時的第一個直接反應,很容易是「這種情況應該開哪種藥?」,而非自問「真的有需要開藥嗎?」尤其是病人的問題、疾病或擾人的症狀並非與用藥有關,而主要是生活型態的議題時。這類議題有時透過正念練習可以產生正面、巨幅的轉變,將《本課程技巧》運用於疼痛或焦慮的闡述可參考課程中的敘述。

當然,這種用藥態度並非只存在於醫學領域,而是瀰漫了整個社會,我們有喜歡服用藥物的文化。病人求醫時會期待醫生可以給他們些什麼以解除病痛,如果沒有拿到處方箋,他們會覺得醫師不想提供協助。各種成藥如緩解疼痛、控制感冒症狀、讓腸胃蠕動快一些或慢一點的藥品,在美國是商機龐大的產業。各種排山倒海的訊息不斷告訴我們,如果身體或心理覺得哪裡不對勁了,只要服用「X」藥或吃某些東西,我們就可以回復正常,再度讓自己感到有掌控感。

誰能拒絕這樣的邀請?頭痛或任何不舒服時,為何不服用一顆阿斯匹靈或止痛劑就好了?我們經常忽 視一個現象:就是在很多情況下,我們都用藥物來壓制不舒服的症狀,因為這可以讓我們省得去關注那些擾人的頭痛、感冒或腸胃不適。然而,這也讓我們失去了良好的自我觀察機會,看看在那些不適症狀的底層,是否有某些僵化卻值得注意的思維或行為模式。

除上述外,大家都知道在美國某些社會階層流行服用禁藥。服食禁藥者的基本動機與心態幾乎都是一 樣的:假如你不喜歡某些人事物所呈現的樣子,來一錠,你就會感覺好多了。當人們感到被主流社會機構或規範排擠或孤立時,他們很可能會嘗試最便捷與迅速有效的方法,來解放那種令人難受的孤立感,藥物相當方便而且立即見效。違禁品的使用從青少年濫用藥物與酒精開始,確實已瀰漫於社會各階層。根據全國藥物濫用及健康調查二〇一〇年的資料顯示,全美十二歲以上的人口超過兩千兩百萬人服用禁藥,幾乎占了美國總人口數的九%(在台灣情況也好不到那兒)。

關鍵.重點你寄望能減輕壓力的製品,都是身體的壓力源

不論是合法的藥物或違禁藥品,人們之所以服用都是想要獲得掌控感、平靜、放鬆與好心情。關鍵.重點然而,本質上這些都是適應不良的因應方式,假如這些方式已經成為某種習慣,甚至是主要或唯一面對壓力時所採取的方法,那就更不妙了。

即便這些方法可以帶來一時的舒暢,但長期而言反而會加重壓力,因為它們無法有效地因應壓力源或周遭環境,無法促進自我調節與情緒平衡,更無法提升體內生化平衡或身體調適的能力。

實際上,這些方法最終只會加重與惡化我們所承受的壓力,如同《課程中詳盡的圖解》那個從藥物依賴指向人體的箭頭。對化學製品的依賴很容易導致感知扭曲、障蔽觀察力、腐蝕尋找更健康生活方式的動機。於是也阻礙了我們的成長與健康,關鍵.重點直到我們領悟,其實還有別的選擇。



這些我們寄望能減輕壓力的製品,實際上都是身體的壓力源。舉例而言,尼古丁與抽菸過程中的其他 化學物質已經證實跟心臟病、癌症和肺病有關;酒精對肝臟、心臟和大腦都會產生不良的影響;古柯鹼與心律不整和猝死有關。尼古丁、酒精和古柯鹼都是心理上的成癮,也是生理上的成癮。

關鍵.重點以負面的方式因應壓力,是一種惡性循環

面對壓力時,為了使身心迅速獲得控制而採取適應不良的因應方式,必然會帶來更大的壓力,於是再以更多不良的方式來因應,這樣的循環可以周而復始地持續很多年,就像《課程中詳盡的圖解》所呈現的一般。過度工作、過度飲食、過多活動與藥物依賴等習慣可以幫你撐過好多年。關鍵.重點如果你願意靜心瞧瞧,這些習慣通常只是讓情況變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在這種情況下,周圍最親密的人可能很努力讓你看到並面對真相,帶你尋求專業協助。然而,一旦這些習慣己經成為你生活的一種方式,他們對你所說的話就很容易被你漠視,你甚至會否認身體或心靈正在對你說的話。因為這樣可以提供若干的舒適感與安全感,你不願意放棄,即便它們正一步一步地在坑殺你。關鍵.重點說實在的,所有適應不良的因應方式都是會上癮的,而且必須付出極大的身心代價。這些方式讓我們持續處於失調的狀態,而無法活出生命的豐足美好。

如《課程中詳盡的圖解》所示,關鍵.重點這些不良的壓力慣性反應,再加上不當且有毒的處理方式,日積月累下來早晚會導致崩潰。大部分情況下,崩潰的時間點會比預期的早而不是晚,因為我們維持體內平衡穩定的內在資源與可負荷量是有限的。

表觀遺傳學這個新領域有許多清楚的研究報告。關鍵.重點表觀遺傳學發現基因體的調節,是發生於基因與環境的互動過程中,例如所選擇的生活方式、行為模式、慣有的思維內容與方式、慣用的表達內容與方式、是否練習正念或其他靜觀方法等。基因體若調節良好,則會降低生病的機率。

關鍵.重點透過明智地選擇我們和自己身體的關係、和自己心靈的關係、和周圍人事物的關係,可以讓我們的表觀遺傳基因擁有種種最佳選擇,促進與滋養自己整體的健康和幸福。但若未能如此,在面對長期壓力與無效因應模式下,哪些內在資源會先耗盡,取決於我們的基因、環境以及我們所選擇的生活方式。最弱的地方會最先耗盡。例如,假設你有明確的家族心臟病史,此時你就很容易罹患心臟病,尤其如果你的習慣或生活方式是會提高心臟病風險,例如抽菸、高脂飲食、高血壓、憤世嫉俗、悲觀、對別人充滿敵意等。

或者你會進入免疫系統失調的狀態,這可能導致癌症、自體免疫性疾病(譯注)或其他類似狀況。你和自己基因的關係、你暴露於致癌物質的程度、你的飲食、你與自己情緒的關係等等,不同的選擇會導致不同的結果,也許更貼近疾病也可能逐步遠離。此外,因壓力所引發的免疫功能低落,可能會增加罹患感染性疾病的風險。

最脆弱的器官最後就生病了,有人的問題浮現於皮膚、有些人在肺、有些人在大腦血管而導致中風、有些人則是腸胃道或腎臟出了毛病。有些人是頸部或下腰的椎間盤問題,如果生活習慣不好的話就更糟了。另外有一群人則是過胖,身體因而負荷更多不需要的重量與過剩的脂肪。

不論實際的危機浮現於身體何處,面對壓力的不良因應方式最終一定會導致某種耗弱衰竭。此衰竭若未直接引發死亡,也一定會成為另一個強勢壓力源,迫使我們放下生活中已經擁有的享有的一切來好好面對它。如《課程中詳盡的圖解》所示,耗竭崩潰本身又再指回人體以索求更多的適應。

(譯注):體內免疫系統攻擊體內正常組織所引發的各種疾病,例如全身性紅斑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等。

健康的應對之道——將《課程中傳授的技巧》帶入生活的每一個當下

現在我們要來討論一下《課程中詳盡的圖解.圖解此處從略》所未顯示的壓力反應,關鍵.重點亦即無可避免又持續很長時間的壓力,例如需要照顧生病或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父母、照顧失能的孩童等。此類壓力源讓日常生活中的其他壓力源愈形沉重,若未發展出長期與短期的妥當因應策略,曰常生活的壓力就會上升到最高點,使當事人經常地處於「過度警覺」狀態,重複因小事而發飆、緊張、煩躁或易怒。對基本壓力源若一直未能掌控而持續處於激發狀態,無助與絕望的感覺終將統治一切。相對於過度活躍,慢性憂鬱將悄悄進駐,誘使賀爾蒙和免疫系統產生改變,一段時間後,終將侵蝕健康並導致耗竭崩潰。有個研究清楚呈現此現象,研究顯示:需長期照顧有慢性病孩童的父母相較於健康孩童的父母,前者的基因端粒剝損程度與氧化性損傷程度都明顯的高於後者。

關鍵.重點對壓力反應的耗竭未必都是生理性的,面臨太多壓力又無足夠有效的因應之道,可以導致情緒或認知資源的嚴重損耗,甚至達到神經衰弱的程度,陷入一種再也無法好好過活的感覺,嚴重的話還需要服藥或住院。近年來,過勞或身心耗竭(burguo)一詞相當流行,用以描繪心理上的筋疲力竭伴隨對生活熱情的喪失。生活中原本令你開心的人事物,你不再有任何感覺,思維歷程與情感生活都陷入嚴重失調的狀態。

關鍵.重點當一個人處於疲憊倦怠狀態時,對工作、家庭、朋友都會產生疏離感,沒有任何事情是有意義的。在這種情況下,深層的憂鬱感出現,導致許多生活功能漸漸流失,愉悅和熱忱也不見了。如同生理上的耗竭般,心理上的潰堤亦將構成主要的壓力源,迫使當事人必須去面對與處理。



關鍵.重點某個壓力源觸動了某種壓力的慣性反應(尤其是內化抑制的反應),為了獲得掌控感而採用適應不良的因應方式;這成為另一種壓力源,引發更多壓力的慣性反應,直到最後突然不支崩潰,甚至突然死亡。這似乎是許多人的生活方式。陷入這種惡性循環時,會覺得好像生活本來就是這個樣子,以為這是正常的退化現象,能量、熱情、掌控感只是正常地流失。

關鍵.重點但是,卡在壓力的慣性反應循環裡其實既不正常亦非不可避免。如我們已看到的,面對問題時,我們所擁有的選擇與資源經常比我們想像得還多。當我們落入這種自我毀滅的模式時,健康的應對之道是停止對壓力的慣性反應(reacting),並開始採取有覺察地回應(responding)。當然,這需要我們可以覺察當下所處的壓力、覺察我們正如何感受此壓力,以及此壓力正對我們產生的影響。這也需要我們覺察自己所落入的處理模式,覺察我們想要一次解決的渴望,覺察想要隨時處於快樂與自在的渴望。所有這一切都是正念之道的部分,正念將生活的每分每秒都帶回當下(而不是停留在過去或未來),每一個我們真正可以活著的當下,就在這裡、就是現在,就在本課程的學習當中。

當然,還有其它種種憾動人心的高深大法等待你來發掘。

目前全世界都由這個網站統一教學,訂購光碟,還加上線上動畫&影像的教學(別無分號)。

你可參考這個連結。

有問題可以提出來。

36年面授教學經驗

16年線上教學經驗

手機:0921-501-773(蘇老師)

Email:vic@vic.twmail.cc

關鍵.重點關鍵.重點關鍵.重點

請點這裡

請點這裡

關鍵.重點關鍵.重點關鍵.重點

請點這裡

請點這裡







老師並沒有幫我治健康....

老師只是激起我「自我健康」的「生命潛能」--生命被忽略掉的隱藏版的功能(引用驚人的科學實驗論述)(理論手法技巧非常少見,台灣僅有)



不要見不得別人的好,「好」是千百次的實驗中獲得的結果。


真正的健康從真實開始,你願意看到自已的真相嗎?


每天都是靈魂精心的創造。


靈性是在實驗室中發現,不是在宗教。




❤我要訂購.請按這裡